无声的号子

2017.06.09 — 2017.07.29


陈 侗

广东新语”结束之后,我们再次推出其中两位70后艺术家,李消非和刘声。一位用摄像机拍各式各样的生产,另一位用水彩画工地及其周围。他们是大学同学,在番禺南浦西三村,来做客的李消非有时和长住这里的刘声一起工作(在刘声的一幅画中出现了拿着摄像机的李消非)。他们都喜欢捕捉所谓“底层人”的生活,但他们工作的方式和结果很不一样:李消非能说出“生产”背后的东西,赋予画面现实以政治经济学的或其他的重要命题;而刘声,除了艺术同行(他的很多同学现在都和他一样住在西三村),平时接触到的都是受教育程度较低的普通人,在他看来,他画他们,或者讲他们的故事,就是觉得他们的生活每一天都很新鲜。


在制造、加工或其他劳作中,机器和工具都由人操纵,所以画面的主体是人,而人的自然属性——健康、力量和情感——则融化在劳作的社会属性中,由此引发种种主题。不过,李消非和刘声的作品都不存在关于人的阶级分析,不存在投向人物的怜悯的目光。李消非擅于从个案中提取现实中的一般规律,人在其中的作用也仅仅是传递观念;而刘声,他一直都把自己放在他的人群中,和他们共享现实的种种不确定性。


轰隆隆的机器声经过剪辑后会形成一种银幕世界的节奏,于是现实一次次地被陌生化,它固有的残酷性变成了叙述所需要的厚度。迷恋机器声的李消非具有一种将具体现实抽象化的自觉和能力,因此他专注于生产过程的行为便始终不在纪录片的范畴,而仅仅让我们记住了一些具有记录色彩的形象,还有伴随着这些形象的时刻。


刘声的事迹几乎是他那沉稳而清爽的笔调的反面,他开过工厂,熟悉现实中种种内部和外部的冲突,他画面的力量和节奏来自于冲突的同时发生,并最终停留在静默的一刻。从南海黄岐到今天的西三村,刘声选择的环境总是位于城区以外,他和他的同伴们也许正在形成一个新的阿旺桥派。


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影像的生产中,这是我们对两位艺术家工作一致的概括。“影像生产”这个概念绑定的是真实的镜头和写实的绘画,这或许能帮助我们去肃清现实主义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。



相关链接

  1. 【开幕现场】无声的号子——刘声、李消非
  2. 【讲座回顾】流水线及其背后——李消非、顾灵对谈
  3. 【讲座回顾】从大沙村到金沙湾再到东沙桥——刘声和他的艺术

展览作品

展览现场图片

© 2018 bonacon gallery